首页 推荐 图说视频经济公司金融专栏智库人文活动中经实时报
证监会召开听证会 凯迪生态、湖北证监局就拟处罚事项展开“激辩”
2020-01-14 16:06 作者:张家振 来源:彩搜网_[官网首页]

本报记者 张家振 北京报道

2020年1月10日,北京市西城区金融大街19号富凯大厦A座。

在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证监会”)0101室,关于凯迪生态环境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凯迪生态”,000939.SZ)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案听证会在这里举行。

三张炸金花_[官网入口]在听证会上,凯迪生态原董事长兼总裁陈义龙等多位拟受处罚人和湖北证监局工作人员就证监会《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处罚字[2019]144号,以下简称《处罚告知书》)作出的多项拟处罚决定及依据展开“激辩”。争议的焦点在于凯迪生态有无实际控制人、阳光凯迪集团(以下简称“阳光凯迪”)能否控股凯迪生态和是否构成大股东非经营性资金占用等问题。

图片1.png

(证监会听证会现场。照片由凯迪生态工作人员提供。)

据《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听证会共由拟受处罚人陈述申辩、举证质证等环节构成。陈义龙等多位拟受处罚人及代理人律师在会上均认为,《处罚告知书》多处存在认定事实错误或不清、适用法律错误,依法不应对申辩人进行相应处罚,并提供了书面申辩意见及补充证据。

三张炸金花_[官网入口]对于实控人等焦点问题,湖北证监局工作人员坚持《处罚告知书》的调查结论。对于凯迪生态补充提供的证据,上述工作人员则称,有些证据在当时调查过程中曾要求凯迪生态提供,公司以没有或人员不足等为由拒绝提供,现在出示的证据湖北证监局暂时无法认定其真实性。

“激辩”实控人等问题

凯迪生态正进入“保壳大战”的关键时间节点。

三张炸金花_[官网入口]根据凯迪生态1月8日发布的《关于公司股票可能被终止上市的风险提示暨暂停上市进展公告》,凯迪生态股票可能被终止上市交易。因涉嫌信息披露违规,凯迪生态于2018年5月7日和2019年4月30日,先后收到证监会《调查通知书》被立案调查。

据了解,由于凯迪生态2017年、2018年连续两个会计年度的财务会计报告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根据相关规定,深圳证券交易所已决定凯迪生态股票自2019年5月13日起暂停上市。

2019年10月31日,凯迪生态收到证监会下发的《处罚告知书》认定:陈义龙作为凯迪生态实际控制人,授意、指挥或隐瞒凯迪生态2017年年报关于实际控制人信息披露虚假记载,以及凯迪生态存在未按规定披露多笔凯迪生态与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间的非经营性资金占用和关联交易信息等诸多违法事实。

在听证会上,陈义龙及全权代理律师均表示,《处罚告知书》存在多处事实认定不清,使用法律错误及判罚过重等问题,偏离了罪罚适用原则。根据《处罚告知书》,陈义龙为凯迪生态实际控制人。凯迪生态在2017年年度报告披露公司无实际控制人,存在信息披露虚假记载。

《处罚告知书》认为,不晚于2017年3月,陈义龙通过丰盈长江新能源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丰盈长江”)实际持有阳光凯迪超过30%股份,并可以决定阳光凯迪董事会半数以上成员选任,可以认定陈义龙为阳光凯迪实际控制人。阳光凯迪为凯迪生态控股股东,并拥有凯迪生态控制权。

根据证监会调查,陈义龙为阳光凯迪实际控制人,可以通过丰盈长江实际控制阳光凯迪。从持股情况看,陈义龙持有丰盈长江66.81%股权,为丰盈长江实际控制人;丰盈长江持有阳光凯迪31.5%股权,为阳光凯迪第一大股东。

陈义龙申辩称,由于华融集团2017年退出阳光凯迪,中盈长江国际新能源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盈长江”)受让了华融集团21%的股权,2017年12月29日阳光凯迪又控股了中盈长江,出现交叉持股。但无论怎样计算,丰盈长江直接或间接合计持有阳光凯迪股权也仅为38%,达不到有限责任公司50%控股股东的标准。

“凯迪生态在历史上就没有实际控制人,到2016年年报也一直披露没有实际控制人。”陈义龙全权代理律师也表示,陈义龙拥有丰盈长江的控制权,但并不能通过丰盈长江控制阳光凯迪。如不能通过丰盈长江控制阳光凯迪,即使阳光凯迪能够控制凯迪生态,陈义龙也不构成凯迪生态实际控制人。

“我不是实控人,我没有那么多的股份,我实控不了。今天(1月10日)我们还在听证会上争论公司有没有实控人的问题,那为什么会有我在2017年上市公司年报中授意、指挥或隐瞒实控人身份的信披违规情况认定?”在陈述和申辩环节,陈义龙显得有些激动,“如果这么认定,我一定会打官司”。

再度否认大股东占用问题

三张炸金花_[官网入口]距离凯迪生态爆发债务危机已过去一年半的时间。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彩搜网_[官网首页]立场。

页面底部区域 foot.htm